我用透視眼醫病 11 以事業為重

  李勇嚇了一跳。

 

 

    雖然在夢中他已經多次把張玉容壓在身上,也很多次的幻想過張玉容的柔情和風韻,但是,此時此刻,他還真沒有這種想法。

 

 

    面對著張玉容的嬌美姿態和眼神挑逗,李勇雖然很想嘗嘗那種滋味,卻還是說道:「張姐,我現在以事業為重,以事業為重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得意的一笑:「你看,姐現在有這套房子,還有幾十萬的存款,雖然說不上富裕,但是也算衣食無憂,天天都是小康生活。想找一個男人,那還真的不難。你說,是不是?」

 

 

    你還別說,經張玉容這麼一說,她還真算得上一個搶手貨。

 

 

    不過,李勇現在已經不再是窮吊絲了,自從得到了八十位醫生的記憶和透視眼的異能,前頭有大好的前程等著他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是的。」李勇點頭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所以,某人要抓緊啦!」張玉容突然站起身來,拍了拍李勇的肩膀,就向外走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真想從背後一把抱住她,和她羞羞一回。

 

 

    可是,他知道,如果他現在這樣做的話,一定會被張玉容誤會。張玉容也許會認為他要揶揄她的家產,把他當成別有用心的人。

 

 

    今後,有的是時間,李勇也不急於一時。

 

 

    走出房間的張玉容回頭看了一眼,眼神裡帶著幾分的失落。這麼深的夜裡,話都說得這麼直白了,李勇竟然無動於衷,難道自己真的人老珠黃,沒有了魅力?

 

 

    不過,轉而一想,她又覺得李勇定力好,不衝動,頭腦清醒,是個好男孩。

 

 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。

 

 

    修鍊了一晚的李勇神清氣爽的走出房間,就看到張玉容已經等在了外面。

 

 

    今天的張玉容穿著淡藍色的格子束腰中短裙,顯得她的胸特別豐滿,腰也特別纖細。均稱圓滑的小腿被絲襪包裹,腳上踩著魚嘴高跟鞋,顯得她亭亭玉立,氣質出眾,格外靚麗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遠遠看去,張玉容的身材婀娜多姿,性感迷人,惹人遐想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張姐,你今天真迷人。」李勇贊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哼,姐哪天不迷人了?」張玉容驕傲的昂著腦袋,一臉得意。

 

 

    第一天上班,她自然要刻意的打扮一番。不是為了博取別人的眼球,而是對工作的一種尊重。很久沒有工作的她,還有一些緊張。

 

 

    「走吧,張姐。你說我們倆走在一起,像不像老妻少夫?」李勇打趣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像你個頭啊!你看著比我老。」張玉容氣憤,揮起小拳頭就捶了李勇一下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有嗎?」李勇摸了摸自己的臉,他剛才還照了照鏡子,發現自己比以前白了,還帥氣了。他知道,這都是修鍊了心法的妙用。

 

 

    其實,在張玉容的眼中,李勇也的確變了。不得變得白了,帥氣了,還變得更加自信了,也只是剛剛畢業的,涉事未深的大學生,卻有了成熟男人的韻味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路上,兩人在路邊隨便的吃了點早餐。也沒有耽誤多少時間,隨後,就早早的來到了工廠區的樂樂診所。

 

 

    看到李勇取出鑰匙,打開了診所的卷閘門,張玉容這才真的相信了,李勇是真的擁有了一家診所。不由得,張玉容就對李勇高看了幾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小勇,我做什麼工作?」既然來上班,那就要幹活,所以,張玉容一進來,就開口問道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在分派工作之前,先圍著張玉容轉了一圈。張玉容真的太漂亮了,不但穿著光鮮,而且還有氣質。不管是走在路上,還是去吃早餐,都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。這讓李勇真的是享受了一回,被眾人聚焦的感覺。

 

 

    用三個字來形容,那就是『爽歪歪』啦!

 

 

    「張姐,你會醫術嗎?」李勇問道。

 

 

    被李勇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,張玉容把胸一挺,眉宇間神采飛揚,語氣頗為傲慢的說道:「不會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你不會,還這麼傲慢?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當然不會這麼問,而是繼續問道:「張姐,你會打針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不會。」張玉容再次神采飛揚的說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張姐,你認得中藥材嗎?」李勇繼續問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不認得。」發現李勇眼神里流露出了別樣的神色,張玉容神色一暗,不由得嘆息了一聲。她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好笨,除了漂亮,竟然什麼都不會。

 

 

    雖然長得漂亮也能從事很多職業,但是在診所里,顯然用不到啊!

 

 

    就在張玉容黯然失神間,李勇卻一拍巴掌,歡喜道:「不會就好,不會就好。從今天起,你就是這裡的主治醫師,而我,是你的學徒弟弟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當然很開心,因為要是找個什麼都會的,還不把他的藥方偷了去。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糊塗了,拍了拍腦門,說道:「小勇,我什麼都不會怎麼還能做主治醫師呢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張姐,你聽我的就行。來,請坐,從現在開始,你就是醫生了。」李勇把張玉容請到了診桌前坐下,而他就坐在了張玉容的旁邊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小勇,你給我開多少錢一個月?」張玉容輕聲問道,雖然她並不在乎錢,但是,既然工作了,總要談清楚工資待遇吧。

 

 

    「這個,底薪五千,如果表現的好,做事勤快,真的聽話的話,還有獎金。」李勇早都想好了,隨口說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哇,這麼多?你不會騙我的吧!」張玉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

 

    五千一個月,這絕對是高工資了。雖然華夏的經濟發展很快,工資酬勞都有所提高,但是一般的工資都在三千元左右。這五千元的月薪,實在是有點高了。

 

 

    而且,還有資金,這使得張玉容不得不多想了一點。

 

 

    畢竟,她什麼都不會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張姐,你覺得我會騙你嗎?」李勇反問道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你讓我聽你的,是幾個意思?有些事我可以聽你的,但是,有些事,我不能聽你的。」張玉容正色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張姐,你想哪裡去了?你以為我會讓你洗衣做飯,鋪床疊被,夏天拿扇子,冬天暖被窩嗎?你以為我會讓你穿著絲襪給我跳舞嗎?你想得美。」李勇笑道。雖然他心裡真的有這樣的想法,不過,身為成熟穩重的男人,怎麼能表現出來呢?

 

 

    「切,那你都叫我幹什麼?」張玉容白了李勇一眼,給了五千元一個月,說實在的,干這些,她也沒有多大的意見。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坐在這裡就行。」李勇笑道。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實在想不明白啊!既然坐在這裡就行,那幹嘛給她這麼多的工資?這麼輕鬆的工作,給她兩千塊錢一個月,她也願意干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小勇,你給的工資太高了吧!」張玉容認真的問道,她可不想占李勇的便宜,李勇還年輕,花錢的地方很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不高,一點也不高,你不嫌少,就行。你跟著我,我怎麼能虧待你呢?」李勇說著,就站起了身,吩咐道:「張姐,我出去看看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一出去,張玉容就在診所里轉悠起來,她看了看樓上,又看了看葯櫃裡面的藥品。她估計,這個門面,再加上裡面的擺設和藥品,至少也要十萬塊錢。

 

 

    這個無父無母,又沒有家的孩子,哪來的這麼多錢?難道他買中了彩票?

 

 

    就在張玉容疑慮重重的時候,李勇卻在外面尋找著沒有人願意來看病的原因。

 

 

    他站在馬路邊觀察了一會兒,就看到路邊有兩個混混,會攔住每一個走向樂樂診所里,有意向買葯看病的人,並威脅恐嚇他們。

 

 

    這使得那些想要進去看病賣葯的人,都遠遠的避開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你是要買葯看病嗎?滾,不許來這裡……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聽到這樣的話,李勇氣得發抖。

 

 

    想不到王輝竟然使用這麼下三爛手手段,李勇非常生氣。他取出手機,就把那兩個混混的行為錄製下來,然後,他撥打了報警電話。

 

 

    沒多久,一輛警車停在了路邊,從車上走下來兩位警察。這兩位警察正是上次的那兩位,他們再見到李勇時,就客氣了很多。

 

 

    得知是李勇報的警,又看到李勇手機裡面錄製的證據時,警察就把那兩位混混控制起為,並帶走了。

 

 

    兩位混混很是囂張,大聲喊道:「抓了我們倆,還有後來人。你就等著吧!你的診所,早晚開不下去,你會倒霉的……」

 

 

    把兩位混混壓上警車后,一位年長的警察語重心長的說道:「小夥子,社會上水深,不要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,要不然,你真的混不下去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點了點頭,心裡卻一陣冷笑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警察維護的就是社會上的公平正義,如果他真的混不下去,警察難道就沒有責任嗎?再說,不管背後指使者是什麼人,他還真的不怕。

 

 

    再次回到診所里,李勇搬了一張桌子,坐在了張玉容的旁邊。

 

 

    還別說,身邊坐著張玉容這樣的美女,李勇的心情真的很好。管他什麼牛鬼蛇神,他全都不在乎。只是一扭頭,看到張玉容的美貌,他就知足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小勇,你別老是對著老娘看。」張玉容被李勇看得不自然,佯裝氣憤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我在看看你可有什麼毛病。」李勇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你才有毛病。」張玉容真的生氣了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笑眯眯的收回目光,但是,他知道,在他不看張玉容的時候,張玉容卻在偷偷的看著他。

 

 

    沒多久,就有人前來看病了。

 

 

    來者是一位中年婦女,走路都直不起腰來,李勇拿眼一看,就知道她得的是腰肌勞損,這是一種中老年人的普遍癥狀,都是年輕的時候太過勞累所導致的。李勇的腦海里立刻浮現了一個藥方,正是治療這種癥狀的良方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可是,中年婦女看了看李勇,顯然李勇太過年輕,她不太相信。

 

 

    「請問小夥子,這裡誰是醫生?」中年婦女問道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如果說自己是醫生,這中年婦女顯然不會相信,於是,他一指坐著發獃的張玉容,笑道:「她。」

 

 

    中年婦女看向張玉容,也有點不相信。因為張玉容也太過年輕了,而醫生這個行業,一般都是越老越有資格。

 

繼續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