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透視眼醫病 10 找工作

  李勇也沒有想到,這心法原來並不適合一般人修鍊。

 

 

    想來也是,如果是誰都可以修鍊的話,那豈不是,人人都可以健康長壽,並且還能夠成為武術高手?

 

 

    這也太恐怖了。

 

 

    看來用心法治療孫強這種病是行不通了,那就只好再想其它辦法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的腦海里儲存著八十位醫生的行醫經驗,對於孫強的這種癥狀,裡面也有好幾種治療的方法。只是有些方法太過複雜,有些方法藥物難尋,他這才陷入了思索,想找出一個簡單的治療方法。

 

 

    片刻之後,李勇一拍桌子,喜道:「有了,你等一下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好,好。」孫強那焦灼的臉上也跟著一喜,急忙答應。

 

 

    接下來,李勇就在葯櫃里翻找起來,他找出了幾種草藥,放在一起絞碎,然後用開水沖成藥泥,又用小瓶子裝了起來,遞給孫強,道:「用這個,在患處塗抹,每天塗抹兩次,一周后應該就好了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孫強喜不自勝,立刻跑到了衛生間,就直接塗抹起來。等到他從衛生間里出來,人已經精神了很多。從剛才的絕望,到現在的希望,也僅僅十多分鐘,孫強就像變了個人似的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勇哥,剛才那虎子是天虎幫的一個混子頭目,他竟敢來你這裡找茬?真是有眼無珠,算他倒霉,我去收拾他。」孫強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的表現一下,就招呼一聲離開了。

 

 

    接下來,李勇也沒有繼續守在診所里。他帶上一些東西趕去了葯監局和工商局,去辦理相關的證件。

 

 

    像行醫證和營業執照,那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

 

    好在李勇有醫科大學里的biye證書,辦理起來也相當的迅速,只用了半天時間,相關證件就齊全了。像行醫證倒是還要經過上面的審批,還要等幾天。不過,葯監局裡的工作人員,相當照顧創業的大學生,給他開個證明,他就已經合法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重新回到診所里,已經是傍晚時分。李勇看到,新的廣告牌子已經擺了上去,和自己先前的一模一樣。只是賠牌子的混混卻並不在這裡。

 

 

    診所門前是條大馬路,馬路兩邊路燈很亮,夜景很美。因為附近有很多的工廠,馬路邊有很多工人在散布。有的成雙成對,有的三五一群,好不快活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在附近的小餐點吃過晚飯,就繼續開門治病。

 

 

    自己的診所,自己就是老闆,可不能像跟別人打工一樣,到點就走。他必須堅守崗位,看來今後每天都要守在這裡了,不分白天黑夜。

 

 

    只是,他守到了晚上九點,仍然沒有一個病人。這讓他覺得很奇怪,難道人們真的很健康?難道這裡就沒有一個疾病患者?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關上房門,準備回去。

 

 

    在路過王輝診所的時候,他再次看到排隊就醫,人滿為患的場面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他忍不住走了進去,就看到虎子的馬子,那位濃妝艷抹的女人正在掛水。李勇知道她的病症,就在她的身邊說道:「大姐,你的病在這裡治不好,要是拖了久了,還有生命危險。你最好找我幫你治,花不了多少錢,保證藥到病除。」

 

 

    這女人冷哼一聲,根本不理會李勇,而是直接叫喊道:「虎子,給老娘過來,有人想泡我,你還管不管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誰敢泡我的馬子?」虎了立刻怒不可遏的跑了過來,因為他被李勇打傷了,臉上還腫著,所以在這裡治療。

 

 

    「他。」這濃妝艷抹的女人一指李勇,恨聲說道:「打他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可是,虎子卻突然露出了一臉苦笑,討好說道:「勇哥,你放過我吧!如果你真的看上了這娘們,我就把她送給你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在女人目瞪口呆的時候,李勇淡淡的說道:「就她,一身傳染病,誰碰誰倒霉,你自求多福吧!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虎子,你個沒用的東西,怎麼不打他?」女子氣極。

 

 

    「閉嘴。」虎子怒喝一聲,就一巴掌抽在了女人的臉上。

 

 

    啪的一聲響,女人頓時焉了。虎了倒也想打李勇一頓解解恨,奈何孫強已經找他談過話了,他被孫強震懾住了。

 

 

    在李勇向外走的時候,一位穿著白大褂的中年禿頂醫生突然攔住了他,滿是譏誚的說道:「你就是那個樂樂診所的小老闆?」

 

 

    樂樂診所,就是李勇租下來的小診所,這是以前的名字,快快樂樂的來看病,快快樂樂的好起來,李勇覺得寓意挺好,就沒有改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是的。」李勇感覺到了這醫生語氣的不屑和神情的嘲弄,卻並不畏懼。他知道這醫生就是這家診所的老闆王輝,他認得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毛都沒長齊,還行醫哩?你懂得個屁。」王輝看李勇年輕,滿是嘲諷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冷哼一聲,指著裡面說道:「屁我不懂,但是,我懂得,像他這種惡性的傳染性的性病你是治不好的,我還懂得,像那位大媽的皮膚病,根本不用住院治療,也不用掛水……」

 

 

    王輝臉色一變,推了李勇一把,把李勇推到了外面,怒道:「我警告你,你是開不下去的,我勸你趁早滾蛋。等到血本無歸,到時候就晚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彈了一下自己的肩膀,好像被王輝推髒了似的。他淡淡一笑,說道:「等著瞧著,看誰滾蛋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年輕人,我佩服你的膽量,可是,你的結果已經註定了。你那裡不會有病人過去,不信就等著瞧。我勸你不要開診所了,你可以做其它生意,例如成人保健用品,理髮店,化妝品等等,都比開診所要好……」

 

 

    王輝裝作好意的為李勇出主意,可是李勇聽都沒有興趣聽,轉身離開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經過剛才的觀察,他看得出來,王輝為了賺錢,就把小病當成大病治,大病當成死症治,每時每刻都在賺取黑心錢。

 

 

    像這種醫生,根本不能稱為醫生,而應該稱為殺人犯。

 

 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李勇回味著王輝的話,就發現自己診所里之所以沒有病人,就是王輝在背後使絆子。可是,這王輝是怎麼做到的呢?他是用了什麼辦法,讓那些病人不來李勇的診所,而偏偏去他的診所里呢?

 

 

    這真是一個讓人費解的問題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剛剛回到出租屋,張玉容就找了過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小勇,你在哪裡上班?待遇怎麼樣?還要不要招人?」張玉容穿著妖嬈的睡裙,邁著輕盈的腳步,大大咧咧的走進李勇的房間,往床沿上一座,就一連問出了好幾個問題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跑了一天,身上都是汗味,他脫掉了上衣正要衝涼,看張玉容闖了進來,就不得不再次把上衣穿上。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,坦胸露乳畢竟是不禮貌的行為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看著李勇那結實的胸膛,張玉容兩眼放光。不過她偽裝的很好,所有的尷尬都被她一連串的問題掩蓋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張姐,你問這個幹什麼?」李勇的目光在張玉容豐滿的胸上一掃,又急忙看向了別處。雖然有睡裙遮擋著,那裡還是太惹火了,不敢多看。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嘆息道:「我整天在家裡也很無聊,就想著找份工作。」

 

 

    自從老公整天不歸后,張玉容一天比一天的寂寞無聊。她這才想著出去工作,不管賺錢不賺錢,只要走出去就行,交些朋友就行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眼睛一轉,笑道:「張姐,你想找什麼樣的工作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我哪裡知道?你在做什麼工作?我看看合適不合適。和你在一起工作,咱們也彼此有個照應,要不然,晚上下班晚了,我還真不敢走夜路。」張玉容把右腿交疊在左腿上,搖晃著小腳,慢悠悠的說道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真白啊!李勇暗贊了一下張玉容的大長腿,這才說道:「張姐,我沒有給別人打工,我現在自己是老闆,開了一家診所,如果你想找工作的話,可以到我診所里幫忙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啊?你真的開了診所?」看李勇說的認真,這下張玉容倒是信了三分。上次壓根不相信,那也正是在氣頭上。現在,她的氣消了,自然就容易接受些。

 

 

    可是,轉而一想,一個連八百塊錢房租都交不起的人,突然開了一家診所,這叫誰都會覺得不可思議。

 

 

    「當然,不信的話,我明天帶你去看。」李勇笑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好。」張玉容立刻就答應了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猶豫一下,還是問道:「你老公不是不叫你出去工作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的俏臉上立刻浮現出一層悲傷,語氣也夾雜了很多憂愁:「那個混蛋已經出國了,他給我留下了一封信,裡面是離婚協議,我和他已經沒有半點關係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心頭一喜,急忙笑道:「張姐,恭喜你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恭喜我什麼?」張玉容白了李勇一眼,真想不到,自己都離婚了,這小子竟然會這麼高興。

 

 

    「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,恭喜張姐從墳墓里勇敢的爬了出來。」李勇歡喜道。他雖然對張玉容並沒有多少想法,但是一聽到張玉容離婚了,他還是壓制不住自己的喜悅。

 

 

    他是真的高興,高興張玉容結束了一段沒有幸福沒有快樂的婚姻生活。像張玉容,還這麼年輕,又這麼漂亮,離婚之後,就天高任鳥飛,海闊憑魚躍,社會何其大,她一定還會有大好的前程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哼,我是被那個混蛋甩了,甩了,你懂不?」張玉容越發的傷心了。她實在想不到,她的老公會捨棄一切,義無反顧的和一個女人去了國外;還在信中說,死也不回來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這讓張玉容非常自卑,難道自己真的都一點也不吸引男人嗎?

 

 

    「張姐,你不能這樣想,他離開了你,是他有眼無珠。像你這麼漂亮又這麼溫柔的女人,還愁找不到老公嗎?你要是到人群里喊一聲,我要找老公,立刻就會被人搶了去,全心全意對你好。」李勇開導道。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『噗嗤』一聲笑了,所有的愁煩好像突然消散。她眨動著明亮的眼睛注視著李勇,咬了一下性感的紅唇,問道:「姐現在單身了,你是不是就想把姐搶了去?」

 

繼續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