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透視眼醫病 09 我什麼都答應你

   簽好字之後,李勇想起了『無蛋』的事情,不過,他猶豫了一下,並沒有說。因為他都沒有打算把韓菲約過去。

 

 

    韓菲沒有立刻離開,而是打量著這家小診所,皺眉道:「李老闆,公司辦起來之後,能賺很多錢,你幹嘛還開這家小診所?你佔了公司里的七成股分,這家公司就等於是你的了。你可以到公司里管事,你就是大老闆,還用得著賺這點小錢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卻很認真的說道:「咱們可是說好了,我佔七成股分,只提供藥方。要是讓我去管理,你要給我八成。」

 

 

    韓菲的臉色一變,伸了伸舌頭,急忙說道:「李老闆,你還是好好的開你的診所的,開成全國連鎖,也能賺不少錢。我們不需要你管理,我們自己能管好。」

 

 

    開什麼玩笑,要是李勇真的要八成,韓菲就只能去賣血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笑道:「如果有處理不好的事情,就來找我,我可以幫忙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放眼天下,哪有我處理不好的事情?」韓菲不可一世的笑道。然後又問道:「你這裡怎麼連一個病人都沒有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治病的地方沒有病人,才是天下之幸,這至少說明,大家都很健康嘛。」李勇笑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這不是沒有病人,我看是沒有人願意來你這裡看病。你的診所剛剛開業,總要讓人家知道知道吧,還應該做個活動,推廣一下……」

 

 

    韓菲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,聽她這麼一說,李勇發現很有道理。

 

 

    不愧是經商之家,真是一語中的。

 

 

    於是,在韓菲離開之後,李勇立刻買來了煙花爆竹,往診所門前一擺,就燃放了起來。

 

 

    噼里啪啦一陣響之後,李勇又把一塊牌子擺在了門前,上書兩行大字:「免費看病,有償治療。開業第一天,部分藥品半價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還別說,這煙花一放,牌子一擺,立刻就有人走進了診所里。

 

 

    但是,他們一看李勇這麼年輕,都半信半疑,有的人轉身就離開了,根本不相信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也沒辦法,總不能硬拉著人家看病吧!

 

 

    經過半天的解說,好不容易有人坐了下來,願意讓他治療時,門外卻突然湧來了一群混混,直接把那廣告牌子踢碎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庸醫害人啊!你們千萬不要相信。看他這麼年輕,大學都沒有讀吧!怎麼可能有行醫資格,你們小心被他治死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帶頭是位又高又瘦的男人,他這麼一吆喝,前來治病的人就全都跑光了。轉眼間,診所里只剩下李勇一個人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總算明白,為什麼前任店主走的那麼快了。他冷靜的看著這些前來找茬的人,並沒有恐懼。

 

 

    他站起身來,大聲問道:「你們想幹嘛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又高又瘦的男子一揮手,那些把廣告牌子踩得稀巴爛的一群混混就一下子湧進了診所里,裡面突然一暗,就像一朵烏雲擋住了太陽。

 

 

    瘦高男子冷冷的看著李勇,怒喝道:「剛剛趕走一個,竟然又來個不怕死的,小子,敢在天虎會的地盤開診所,算你倒霉。兄弟們,給我砸。」

 

 

    看到這些混混就要打砸診所,李勇大怒。想不到這些人竟敢如此的無法無天,這還是法制社會嗎?

 

 

    天虎會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冷笑一聲,他不管這天虎會是什麼來頭,敢欺負自己,敢在自己面前橫行霸道,那就是不行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我看誰敢動?」李勇扭緊了拳頭,瞪著帶頭的瘦高男子,心裡滿是恨意。

 

 

    他長得並不高大,也不魁梧,但是他並不是好欺負的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操,找死。」瘦高男子叫罵一聲,就直接朝著李勇撲來。在他的眼裡,李勇就是個涉世未深的軟弱的小市民而已,像這樣的人,他已經收拾了很多很多,在他們強大的武力下,莫敢不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既然要動手,李勇絕不會等到別人打在身上再還手。只見他暗暗的催動心法,向前一躍,先是一腳踢倒了瘦高男子,接著就猛然沖向了那群混混。緊接著,診所里就響起了一片慘嚎之聲。

 

 

    看到自己一拳就能把一個混混打倒在地,李勇很是興奮。

 

 

    當他把所有的混混全都打倒之後,就一腳踩在了瘦高男子的胸膛上面,問道:「誰讓你們來的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小子,你敢打我們天虎會的人,你就等死吧!」這人沒有回答李勇的問題,而是憤怒的威脅道。

 

 

    他也想不到這個醫生竟然會武術,剛才被李勇一腳踢中腹部,好半天都爬不起來,他感覺腸子都斷了。

 

 

    但是,會武術又怎樣?敢若天虎會,下場只有一條,那就是死。

 

 

    啪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彎下腰身,對著瘦高男子的的臉,就狠狠的抽了一巴掌:「我問你,誰讓你們來找茬的?不說嗎?好,有骨氣,我喜歡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

 

    當李勇在瘦高男子臉上抽第六巴掌的時候,這人終於堅持不住了:「別打了,我說,我什麼都說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有覺悟。」李勇贊道。

 

 

    瘦高男子摸了摸紅腫的臉,痛苦萬分的說道:「是王叔,王叔是我們天虎會的人,他和我們天虎會簽了一個協議,這個工廠區只能有他一家診所,其它的診所一律不能開……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哦。」李勇這才想起來,對面有一家規模不小的王輝診所,他曾經到裡面看過,裡面的病人很多,吊水大廳里整天都人滿為患。

 

 

    此時,李勇才明白,怪不得那家王輝診所不但醫藥費貴,還生意那麼好,原來有天虎會照著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兄弟,我什麼都告訴你了,你放我走吧!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這才抬起了腳,擺手道:「滾吧!」

 

 

    瘦高男子急忙爬了起來,被他帶來了的十位混混,也一起跟著爬了起來。他們正要離開,李勇突然又喊住了他們:「等等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兄弟,你還有什麼吩咐?」瘦高男子再也沒有了一點囂張氣焰,整個人就像突然變成了病貓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指著被他們踩碎的廣告牌子:「你們打碎了我的東西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我們馬上賠你一個新的,我們這就去定做……」說著,瘦高男子這才帶著一群混混跑出了診所。

 

 

    半個小時之後,李勇並沒有等到他們賠償的牌子,而是等來了更多的混混。為首之人高大威猛,李勇定睛一看,竟然是昨晚在酒吧里遇到了那位男子。

 

 

    「虎哥,就是這裡。」瘦高男子指著李勇的診所,惡狠狠的說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砸了。」虎子的臉還紅腫著,因為昨晚被李勇打掉了兩顆門牙,說話都漏風。當他看到李勇,確定這個醫生就是昨晚打他的那個年輕人的,立刻變得暴躁起來,大手一揮,吼道:「打死他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已經擋在了診所門口,他冷冷的看著這群人,正要和這些人拼了時。一輛豪車突然開了過來,一個急剎,就停在了李勇和那些混混之間。車門打開時,孫強一臉疲倦的走了下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他立刻跑到了李勇面前,痛不欲生的說道:「勇哥,救我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很意外,他已經把心法的第一層給了孫強,按理說,孫強只要修鍊起來,就會和自己一樣,身強力健,那點病毒也自然會好了。

 

 

    看孫強現在的凄苦臉色,那個病好像不但沒有好,還嚴重了很多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有心詢問一下,卻看到虎子帶著幾十人已經來到了面前,他無奈的說道:「你稍等,我要把這些人處理一下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孫強哪裡等得了?這關係到他一輩子的性福,他扭頭看向虎子,突然咆哮道:「虎子,你它麻的想要幹什麼?」

 

 

    這虎子本來是不可一世,無法無天的樣子。但是,一看到孫強,就立刻露出了一臉的媚笑:「孫少,你怎麼在這裡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我為什麼在這裡,還要向你彙報嗎?馬上給我滾蛋。要不然,我就叫我舅舅把你們全都抓起來。」孫強叫囂道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虎子臉上露出了懼色,他身後的那些小弟,更是人人變色,不由自主的向後退。混混最怕警察,而孫強的舅舅,就是警察局長。

 

 

    平時,他們遇到虎子,就像奴才一樣;只會使勁的討好孫強。此時,看到孫強發這麼大的火,虎子立刻轉身就走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慢著。」李勇突然叫住了他們。指了指被踩碎的廣告牌子,說道:「你們的賠償呢?」

 

 

    虎子一巴掌抽在了身邊的瘦高男子臉上,怒道:「快點去弄。」

 

 

    然後,他轉過身來,面向李勇,點頭哈腰的說道:「勇哥,對不起,馬上就好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淡淡的說道:「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,敢來我這裡找茬,我就不會放過你們。告訴那個王輝,這診所我開定了,他要是有本事,就在醫術上和我比試比試,我隨時恭候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是,是,是。」虎子答應一聲,就帶著一群人急忙跑開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這才帶著孫強走進了診所里,並向孫強了解了一下修鍊情況。

 

 

    原來孫強一回到家裡,就把自己反鎖在房間里,按照李勇的交待開始了修鍊,可是,這種心法根本不適合他,不管他怎麼努力,都無濟於事。最後氣急攻心,他就暈厥了過去。

 

 

    等他醒來,已經是日上三竿。一檢查才發現,自己的病不但沒有好,還嚴重了很多。他嚇壞了,這才立刻趕了過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勇哥,我這還有救嗎?你看看,黑點越來越多了,也越來越癢了。我的這個寶貝,不會整個爛掉吧……」說著,孫強就要脫下褲子,把那個玩意拿出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別脫,讓我想想。」李勇制止了他。因為在他面前,穿褲子和不穿褲子是一樣的,孫強要是脫下褲子,那就是多此一舉。

 

 

    再說這玩意有些噁心,李勇看一眼就已經夠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看著李勇陷入了沉思,孫強越來越焦急。他實在忍不住,就滔滔不絕的說道:「勇哥,我不想變成太監,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,只要你治好了我,我什麼都答應你……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別吵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喝了他一聲,孫強立刻噤若寒蟬,連呼吸都不敢用力。

 

繼續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