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透視眼醫病 08 你是什麼味的

   「走路不長眼睛嗎?撞到老娘了。」一位濃妝艷抹的女子一頭撞在李勇的身上,就立刻尖聲叫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靠,敢碰我馬子,活膩了吧!」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,立刻推了李勇一把。他明明看到,是女人撞的李勇,卻仍然站在女人的一面。沒辦法,囂張跋扈慣了,看到人就想欺負。

 

 

    「不好意思,對不起,他喝醉了,請原諒。」就在李勇想要教訓一下這一對狗男女時,胡月雪突然扶住了他,並代他道歉。

 

 

    高大威猛的男人露出猥瑣的目光,盯在了胡月雪身上。那濃妝艷抹的女子立刻有了危機感,硬拉著那男子向里走。

 

 

    「算啦算啦,今個老娘心情好。」濃妝艷抹的女子很大度的說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有病啊。」李勇看了一眼,嘆息道。他不會和有病的人計較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操,你說誰有病?」高大威猛的男人立刻返了回來,指著李勇怒道:「你真想找死嗎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我說她有病。」李勇指了指那濃妝艷抹的女人道。

 

 

    這女人立刻變成了被踩住尾巴的貓,兇巴巴的道:「虎子,打他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真是沒救了。」李勇又嘆了一聲,眼看著虎子的拳頭就要打在身上,他突然踹了一腳,在拳頭打下來之前,就率先把虎子踹倒了。

 

 

    也是在把虎子踹倒的那一瞬間,他轉身向外跑。虎子身邊還圍著一群小弟,他可不想在這裡鬧事。打壞了東西還要賠,多不划算。

 

 

    在跑的時候,他還拉住了胡月雪的小手,也把胡月雪帶走了。

 

 

    入手滑滑的,小手很溫柔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放開我,你放開我。」胡月雪並不想逃跑,再說,她穿著高跟鞋,也跑不快。要是扭傷了腳,那是後悔都來不及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你確定?」跑出酒吧后,李勇停了下來,笑道:「你如果不跑,他們應該不會放過你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這時,虎子帶著幾個人追了過來。

 

 

    胡月雪的俏臉上立刻露出了驚慌的表情,沒等李勇催促,已經率先跑向了馬路邊,並攔下了一輛計程車,直接鑽了進去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也想和她一起離開,奈何胡月雪上車之後,就直接關上了車門,根本不給他上車的機會。

 

 

    那司機玩味的看了李勇一眼,直接開走了。

 

 

    就這樣被耽誤了一下,虎子已經帶著三位小弟追了上來。他們非常猖狂,不停叫罵,手裡還舉著鋼管和匕首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看著他們衝過來,並沒有再逃跑。他微微一笑,就握緊了拳頭,決定收拾一下這些混混。

 

 

    自從修鍊了扁鵲的心法,身體素質得到了改善,力量也有了不少的增強,剛好在這些混混身上試試身手。

 

 

    打定了這個主意之後,李勇迎著虎子四人直接沖了上去。他也沒有特定的招式,只是對著眼前的人,一陣猛踢狠打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說來也奇怪,轉眼間,虎子四人就倒在了地上。而這個時候,李勇剛剛找到感覺,他很想繼續打下去,再多打一會兒。他踢了虎子一腳,不滿的說道:「起來,別這麼早認慫,再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虎子的牙齒都被他打掉了兩顆,此時正捂著嘴巴呻吟流淚,哪裡還爬得起來?另外三個小混混比虎子還慘,更是不敢起來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雖然不過癮,卻也沒有辦法,總不能在他們沒有反抗的情況下繼續暴打吧!要是把人打死了,可不好了。

 

 

    最後,他只好不滿的離開。

 

 

    只到這個時候,他才感覺到胳膊上一疼,抬起來一看,竟然有個流血的傷口。原來在剛才的打鬥中,他也受傷了。

 

 

    這顯然是被匕首割傷的。

 

 

    看到血不停的流下來,李勇急忙往出租屋裡跑,因為那裡有包紮傷口的紗布和止血的藥品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這個時候,他也顧不上和張玉容之間的不愉快了。

 

 

    再說,都這麼晚了,張玉容或許早都睡覺了。

 

 

    他一口氣跑回出租屋,打開電燈,尋出紗布和藥品,就開始包紮胳膊上的傷口。就在這時,房門外響起了一個聲音:「我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呢?幹嘛又回來?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抬頭看到穿著黑色短睡裙的張玉容,披散著秀髮,趿著一雙拖鞋出現在房門前。看她一臉的幽怨,顯然還在生氣。

 

 

    這女人的氣勁可真大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苦笑道:「張姐,你是在夢遊嗎?!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夢遊你個頭。」張玉容沒好氣的嗔道。她這是失眠,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就是睡不著。一想到男人,她心裡就熱熱的,一想到不愉快的事情,她心裡又涼涼的。

 

 

    就在這種熱涼交替中,她輾轉反側,難以入睡。

 

 

    聽到動靜,她就出來看看。她以為是李勇回來了,這一看,果然是李勇回來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她意識到下午的時候說話有點過,本來想和李勇冰釋前嫌,想溫柔的和李勇說說話。結果,一看到李勇,溫柔就不見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張姐,都這麼晚了,你來我房間里,就不怕我吃了你嗎?」看著張玉容那睡眼惺忪,嬌若無力的迷人樣子,李勇都忘記了傷疼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吃我?哼,你敢嗎?」張玉容冷笑道。這讓她想起了李勇把她推倒又沒有動她的那一幕,在她眼中,李勇是沒膽的男人。

 

 

    怕自己纏著他嗎?他也不想想,一個連房租都交不起的人,她有什麼理由纏著他呢?

 

 

    「你看我敢不敢,等會我就要嘗嘗你的味道。」李勇嘴上仍然口花花,眼睛卻顧不上再盯著張玉容看,他急忙打開藥瓶,往傷口上撒。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冷哼一聲,就要走開。可是,一看到李勇胳膊上的傷口,她就大吃一驚,急忙衝進了房間里,站在李勇的面前,焦急的問道:「小勇,你這是怎麼啦?誰打的?要不要報警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,沒事。」李勇隨便撒了個謊言,他把止血藥撒好之後,就又用紗布慢慢的包紮起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真的沒事嗎?」張玉容很是擔心,這傷口在李勇身上,彷彿疼在她的心頭一樣。

 

 

    她從李勇手裡搶過紗布,輕輕的幫著李勇把紗布纏好,然後又打個結,系起來。這時,她才聞到了一陣酒味,皺眉問道:「你喝酒了?傷成這個樣了,怎麼還喝酒?就不怕傷口發炎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從張玉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絲關愛,這讓他的心頭一暖。

 

 

    也使他暗暗決定,這裡還繼續租下去,不搬走了。他痴痴的看著張玉容的嬌美面容,解釋道:「張姐,我是先喝的酒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在李勇那赤果果的注視下,張玉容的俏臉紅了。她知道人在喝醉的時候,容易做出一些瘋狂的事情。

 

 

    雖然,她需要男人的澆灌,也幻想著李勇能給她想要的,並滿足她。可是,李勇受傷了,現在,顯然不是時候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努力的剋制著,說道:「小勇,早點睡吧!休息幾天,就會好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點了點頭,眼睛仍然盯著張玉容看。在他的眼裡,張玉容真的很性感,很迷人,也很溫柔。

 

 

    是的,溫柔。

 

 

    就在她輕輕的為他裹紗布的動作里,就在她的眼神里,就在她的話語中。最是那一瞬間的溫柔,一下子溫暖了李勇的心頭。

 

 

    於是,他忍不住一把抓住了張玉容的手:「張姐,你是什麼味的?」

 

 

    剛剛轉過身去的張玉容身子一僵,就停了下來;彷彿有一股暖暖的電流從手上傳到了她的心頭,真的好舒服,好刺激。

 

 

    可是,她不敢回頭,害怕看到李勇赤紅的目光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的腦袋暈暈沉沉的,意識被酒精支配著,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。

 

 

    他只是本能的被張玉容的身體吸引著,張玉容在他眼中,早已經變得一絲不掛,完美如玉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很想說,自己是甜棗,很甜很脆的大紅棗。

 

 

    可是,一想到李勇下午的拒絕,張玉容就滿腹的苦澀。她雖然想找男人,卻不會找一個嫌棄自己的小男人。

 

 

    她心頭一痛,就摔開了李勇的手,邊走邊說道:「姐姐是苦瓜,很苦的,你還是別嘗了吧!」

 

 

    嘭,房門被張玉容帶上了。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一離開,李勇就迅速清醒了過來,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,暗怪自己差一點犯下錯誤。

 

 

    接下來,他並沒有睡覺,而是按照心法修鍊起來。他漸漸的發現,這種心法有伐毛洗髓的作用,使得他的身體變得異常乾淨,還隱約產生了一道氣流,在他的身體里隨著血液一起流淌。

 

 

    經過一夜的修鍊,早晨醒來給傷口上藥的時候,他驚喜的發現傷口已經好了,連道疤痕都沒有留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他撫摸著胳膊上的那塊光澤皮膚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出門的時候,張玉容還沒有起床。

 

 

    他在路邊的小攤隨便吃了點早餐,就來到了超市,購買了一些必要的物品。然後,他來到了診所,開始布置起來。

 

 

    診所不大,布置起來也格外的輕鬆。

 

 

    沒多久,李勇就穿上了前任店主留下的白大褂,坐在了葯櫃前面,開始了自己的行醫生涯。

 

 

    就在李勇剛剛坐下時,就突然有人走了進來。真是開門大喜,李勇抬眼一看,卻是韓菲。

 

 

    只見韓菲和昨晚的風格已經截然不同,她穿著牛仔短褲和白色球鞋,上身是一件牛仔小外套,散發著迷人的青春活力,時尚感十足。

 

 

    再加上頭上戴著的鴨舌帽,盡顯潮范和帥氣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李老闆,我把合同帶來了,你簽字吧!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說著,韓菲一揮手,跟在他身後的一位中年女人就把合同擺在了李勇的面前。並恭敬的笑道:「李老闆,請簽字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想不到韓菲竟然改變了稱呼,這老闆叫得,李勇也沒有意見。

 

 

    接過合同,李勇看到公司的名字為菲菲醫藥有限責任公司。

 

繼續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