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透視眼醫病 07 這病我治不了

   看著韓菲率先走了進去,李勇的眼睛在她那圓潤的臀部一掃,也隨後跟了進去。

 

 

    韓菲好像經常來這種地方,穿過喧囂的人群,她先在吧台點了酒,然後一拉李勇的手,就把李勇帶到了不遠處的卡座上。

 

 

    兩人剛剛坐下,服務生就把酒水送了過來。韓菲接住酒嘿嘿一笑,藕節般的胳膊支在小桌上,美目微微一挑,歡喜道:「現在咱們總可以慶祝了吧!來,預祝我們合作愉快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看到,在閃爍的彩燈下,韓菲格外美麗。臨座的幾位男士,已經把目光從舞台上移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合作愉快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和她輕輕的碰了一下酒杯,還沒有來得及喝下,就看到她已經一飲而盡。她還舔了一下性感的嘴唇,嘖了嘖嘴巴,說道:「真爽。」

 

 

    隨即看到李勇只是端著酒杯,都沒有喝呢,就催促道:「是不是男人,快喝啊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微微一笑,也一飲而盡。而腦海里卻浮現著她剛才的樣子。

 

 

    他剛剛把酒杯放下,韓菲已經舉著酒瓶,為他倒上了。而且倒的特別滿,酒泡就像一座小山般聳立起來,酒水也溢了出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來,再干一杯。」韓菲又舉起了酒杯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可不想喝醉,等會他還要找地方睡覺呢。可是,看著韓菲興緻高昂的樣子,他總不能連個女人都喝不過吧!

 

 

    因為酒杯倒的特別滿,李勇先是彎腰吸了兩口,這才端起酒杯,再次和韓菲輕輕一碰,兩人同時一飲而盡。

 

 

    酒杯還沒有放下,李勇就自己拿起了酒瓶,他為自己倒上,只倒了半杯。

 

 

    不是他不能喝,而是不想喝得太猛。

 

 

    這一杯也有二兩,兩杯酒下肚,已經差不多半斤了。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龐,都有點發燙了。抬眼看向韓菲,發現韓菲也正看過來,兩人四目相對,李勇正想開口,韓菲的聲音已經傳到了他的耳朵里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你來這裡,是不是想泡妞?」

 

 

    這話問的,李勇只好『嗬』了一聲。天底下,哪有男人不想泡妞的?這不是明知故問嗎?當然,也很少有男人直接承認。

 

 

    他們會說,放鬆啊,舒緩工作壓力啊,一個人孤單啦!消磨無聊的時間啊!

 

 

    被韓菲盯著,李勇卻臉皮厚厚的說道:「想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想泡什麼樣的?」韓菲接著問道,眼神狡黠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大波的。」李勇的目光在韓菲胸脯前停留了片刻,壞笑道。

 

 

    韓菲也注意到了李勇那野性的目光,她不但沒有生氣,反而把胸脯一挺,笑嘻嘻的問道:「我這夠大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是誠實的男人,他不想撒謊,也不想惹韓菲生氣,就轉移了話題,反問道:「你來這裡幹什麼?」

 

 

    韓菲哈哈一笑,一邊拍著胸脯一邊說道:「你提供的藥方經過初步的實驗,效果很好。我太開心了,剛好路過,看到你過來,我也就來放鬆放鬆。那個……明天我過去找你簽合同,來,咱們乾杯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又和韓菲幹了一杯,三杯酒下肚,韓菲臉不紅心不跳,正常得不得了;李勇倒是已經有點頭暈了。

 

 

    接下來,韓菲就向李勇講起了開辦公司的事情。原來韓菲一直都想用自己的能力開辦一家公司,就像韓璐那樣,成為爺爺奶奶眼中的好孫女,成為爸爸媽媽眼中的好女兒,成為親朋好友眼中的有為青年。

 

 

    甚至,她還想超過姐姐。

 

 

    現在,因為李勇給她提供了藥方,她看到了這個希望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咱們的公司產品,一定會得到消費者的信賴,用不了多久,就會走出中海市,走向全國,甚至走向世界,咱們會賺很多很多錢……」

 

 

    描繪出公司的輝煌前景,韓菲非常興奮;彷彿她已經坐擁無數財富,登上了全球富豪排行榜;收穫無數榮耀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也很高興,畢竟他佔了七成股份,如果韓菲能登上富豪排行榜,他肯定會排在韓菲前面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這人一開心,精神就爽,精神一爽,酒就喝得多了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也不知道和韓菲喝了多少,只到一位保鏢來到韓菲面前,輕聲道:「小姐,該回家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韓菲也早喝紅了臉,她舉起酒杯,還想和李勇繼續喝,卻被兩位保鏢從兩邊一架,就硬是帶走了。

 

 

    韓菲也沒有反抗,連招呼都沒有打,就醉渾渾的離開了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這才發現,怪不得四周的豬哥們只是遠遠的看著,卻沒有一個敢來找韓菲跳舞喝酒的,原來韓菲帶著保鏢呢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眼看時間也不早了,就要起身離開。他準備找個酒店隨便住一晚,明天就把診所整理好,然後住進去。

 

 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剛剛站起身來時,卻被一位男子攔住了。

 

 

    這男子長得不胖不瘦,個子也不高不矮,穿著一身明牌西裝,臉上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哥們,認識一下,我叫吳誕。」這男子伸出了手,很是友好。

 

 

    「無蛋?抱歉,這病我治不好。」李勇剛才喝了很多酒,頭有點暈暈呼呼的。他現在只想離開,路被人攔住,心裡自然不爽。

 

 

    他抬眼打量了一下這人,覺得來者不善。

 

 

    因為,穿著明牌,身後帶著保鏢的人,一定是有頭有臉的人。像這種人,一般不會搭理他這樣的**絲男。如果莫名其妙的前來交朋友,一定會像韓璐和韓菲那樣,帶著明確的目的性。

 

 

    如果是美女的話,李勇自然給個面子。可是,這個大老爺們,幹嘛找我交朋友?我長得難道很吸引男性嗎?

 

 

    「閃開,我要回家了。」看到『無蛋』眼中閃過犀利的精芒,李勇一點也不害怕,而是直接伸手,想要推開他。

 

 

    結果,吳誕壓制住了心頭的憤怒,一把抓住了李勇推過來的手,友好的握了握,笑道:「哥們,給個面子,我找你有事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巴掌不打笑臉人,李勇看到『無蛋』笑得很燦爛,就重新坐了下去,問道:「什麼事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你和韓菲是什麼關係?」吳誕坐在了李勇的對面,自顧自的倒上一杯酒,裝作不經意般的問道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沒什麼關係。」李勇立刻警惕起來,暗覺晦氣,想不到隨便出來玩玩就遇到了韓菲,遇到韓菲也就罷了,竟然還能遇到韓菲的男朋友,看這『無蛋』的樣子,顯然是吃醋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沒什麼關係就好,哈哈,哥們,想不想賺錢?」吳誕喝完了一杯酒,心情大好,笑眯眯的問道。

 

 

    是人都想賺錢,不過,李勇並沒有回答。

 

 

    只聽吳誕繼續說道:「哥們,只要你把韓菲給我約出來,約到我批定的地方,我就給你十萬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吳誕說到十萬的時候還伸出右手食指晃了晃:「看好了,是十萬。我看哥們穿著一身地攤貨,也不是有錢人。有了這十萬……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原來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突然站起身來,就要離開。他現在和韓菲是合作關係,他還靠著韓菲把公司辦起來,賺錢呢。他可不會出賣合作夥伴,再說,這十萬,他現在也看不在眼裡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哥們,別急。來,坐,坐下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重新又坐了下來,因為那兩位保鏢已經攔在了他的面前,不知道這些保鏢的身手如何,他也不敢冒然衝出去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嫌少嗎?」吳誕笑吟吟的問道。

 

 

    看著吳誕的表情,李勇總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。他知道,這個公子哥,絕對有著不一般的身世,也有著不一般的算計。

 

 

    剛才韓菲就在這裡,他沒有出現。偏偏要等韓菲離開了,他才過來找自己,還花錢請自己去約韓菲。他自己就不能去約嗎?

 

 

    這人的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?

 

 

    還要約到指定的地點,他想幹什麼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想到這裡,李勇突然很想知道,這公子哥想算計著什麼。

 

 

    於是,李勇說道:「是有點少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二十萬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吳誕直接就加了十萬,看來他很有錢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卻很不滿足的說道:「一百萬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好。」吳誕竟然立刻就答應了,根本都沒有遲疑一下。這人,也太有錢了吧。他爸爸要是知道他這樣花錢,會不會一巴掌抽死他?

 

 

    然後,吳誕向李勇說了一個地址,說是三天之內,李勇把韓菲約過去的時候,他就立刻把錢轉給李勇。

 

 

    和李勇約定好了之後,他就帶著保鏢,不可一世的離開了。在他走路的時候,路上的人紛紛閃到一邊,沒有一個人敢擋在前面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覺得有趣,他略一思索,就再次起身離開。可是,他又被別人攔住了。不過,這次攔住他的,是位美女。

 

 

    這美女穿著絲襪短裙,很是性感嫵媚。一頭棕紅色的小捲髮,亂蓬蓬的垂到鼓囊囊的胸前,顯得她清新而又時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帥哥,一個人嗎?」美女大大方方的坐了下來,向後面一靠,兩條白花花的大長腿就交疊在了一起:「有興趣喝兩杯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面對這樣的美女,別說喝兩杯,就是喝三杯,李勇也沒有意見!

 

 

    曾幾何時,李勇多麼想約到這麼迷人的美女,然後喝醉推倒羞羞一回。今天,難道終於有了機會?

 

 

    李勇急忙坐下來,倒上了兩杯酒,還好韓菲剛才點的酒多。

 

 

    「你和吳少是什麼關係?」美女端起酒杯,在喝之前,微笑問道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知道,她說的吳少,就是指剛才的『無蛋』。

 

 

    這讓李勇很是氣憤,原來這美女並不是看上了自己,而是和『無蛋』一樣,也帶著目的性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也知道,在這個社會上,人與人之間,就是利用與被利用的關係。這道理是知道,但是,真的被別人利用時,心裡還是有點氣憤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一個朋友。」李勇淡淡的回應到,已經對這美女沒了興趣。

 

 

    美女卻心頭一喜,因為在她看來,能和吳誕成為朋友的人,都不是簡單人。剛才,她看到吳誕和李勇坐在一起,商淡很久,就已經把李勇認定為吳誕的朋友。現在,得到了驗證,她心裡超發的有數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我叫胡月雪,來,帥哥,乾杯。」美女笑的很甜;還一撩耳邊的棕色捲髮,嫵媚萬千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卻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,他起身道:「我還有事,要回去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胡月雪對自己的容貌向來自信,本以為可以和李勇多聊聊,再打聽一些東西,想不到李勇竟然要離開。

 

 

    這也太不給面子了吧!真沒有見到過這麼大煞風情的男人。雖然有些事情要問,胡月雪也沒有挽留。

 

 

    看著李勇醉醺醺的向外走,胡月雪把牙一咬,追了上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
繼續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