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透視眼醫病 06 我不想做太監

  此刻的孫強,再也沒了原本的囂張跋扈,滿臉的凄楚。

 

 

    他原本還有些不信李勇的話,可忍不住心中好奇,還是回家看了一番,這一看,孫強直接被嚇到了。

 

 

    正如李勇所說,他下面已經長了黑色的斑點,而且按著還隱隱有些疼,不過這可不是他來求李勇的原因,抱著僥倖心理,他直接去了一院。

 

 

    可得到的結果卻是,嚴重性,必須得趕緊切除,不然就會長滿全身,到時候還得把命給搭進去。

 

 

    孫強差點被嚇死,失魂落魄的跑出醫院,用盡了辦法,這才找到李勇的下落。

 

 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些富二代確實牛逼,想要找個人,不管你藏在什麼地方,他們都能給你找出來,韓菲和孫強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早就料到孫強會來,卻不曾想來的這麼快。

 

 

    看著凄慘的孫強,他也不好再出言打擊,揚揚手上的銬子,無奈的道:「我倒是想給你治,可我現在這個樣子,實在是無能為力啊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孫強這才注意到他手上的銬子,轉而看向兩個警察,怒聲道:「瞎了你們的狗眼,還不趕緊打開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兩個警察頓時火了,他們出來辦案,還從來不曾被人這般罵過呢,其中一人直接喝道:「小子,這裡沒你的事,再敢胡說,我就以妨礙公務的罪名把你抓起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好,你他媽給我等著。」兩個小警察,孫強還真不放在心上,氣惱的點點頭,掏出電話就撥了出去。

 

 

    電話剛接通,他就一個勁的哭訴,說的自己好像被兩個警察給欺負了一般,也不知那邊說了什麼,孫強頓時興奮起來,得意的把手機遞給一個警察,道:「你領導要和你通話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兩個警察不禁有些好奇,可看孫強的樣子,也不像是在作假,詫異的結過電話,可當聽到裡面傳來聲音的時候,他趕緊站端了身子,一個勁的點頭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好不容易掛了電話,警察輕摸額頭上的汗水,諂媚的笑道:「孫少,您別介意,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,我們這就放人。」

 

 

    說著話,他就趕緊打開了李勇的手銬。

 

 

    也不怪他這麼謹慎,要知道他剛才接到的電話,可是公安局長的,而且局長下了死命令,不管孫強提出什麼要求,只要沒弄死人,一切都聽他的。

 

 

    孫強這會正著急呢,那還顧得上兩個小警察,不耐煩的揮揮手,道:「趕緊滾吧,老子忙著呢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兩個警察如蒙大赦,趕緊鑽進警車,灰溜溜的逃走了。

 

 

    孫強這才看向李勇,著急的道:「恩人,你可得救救我啊,我不想做太監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放心,你這病我能治,不過在這之前嘛,你恐怕還得幫我辦件事情。」李勇笑呵呵的說道,因為剛才的事情,他忽然覺得孫強有些可愛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孫強哪敢說一個不字,著急的道:「恩人,你說,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聽你的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不用這麼嚴重。」李勇無奈的搖頭,接著道:「你也看到了,有人想找我的麻煩,這口氣咱總不能就這麼咽下吧?」

 

 

    打擊報復這種事情,向來是孫強最大的愛好,直接爽快的道:「恩人,你把那人的名字告訴我,我這就讓他滾出中海市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也沒拘泥,直接就把王建東的名字報了出來,他本來就看王建東不順眼,不過他也懶得計較這些,可那老狗非要找上來,那他也沒必要客氣。

 

 

    對孫強來說,王建東簡直狗屁不如,他迅速打了一個電話,而這也註定了王建東的命運,中海市再大,也將無他的容身之地。

 

 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,孫強接著諂媚的道:「恩人,現在可以給我治病了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可以。」李勇笑著點點頭,轉而坐在葯櫃旁邊,拿過紙筆,剛準備下筆呢,卻忽然抬起頭來,認真的道:「對了,我叫李勇,你別一直恩人恩人的叫了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是是是,那我叫你勇哥吧。」孫強一個勁的點頭,心裡只祈禱李勇能治好他這病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也不再多說,在紙上寫下心法的第一層,直接遞給孫強,認真的道:「照著上面去練,然後就可以清除體內的病毒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他倒是可以直接給孫強治了,可讓他給一個男人治病,而且還是那玩意的毛病,李勇想想都覺得噁心,最後乾脆用了這種方法。

 

 

    孫強趕緊接過,簡單的掃視一眼,詫異的問道:「勇哥,這麼簡單就好了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不然你以為呢?」李勇沒好氣的問道,接著指向李勇手中的心法,認真的道:「你可別小看了這些,等你練了自然明白其中的好處,還有,這東西千萬不能外傳,你要是傳出去了,可別怪我不客氣。」

 

 

    臨了,李勇還不得不叮囑一句,畢竟這心法雖好,可要是被心懷不軌的人得到了,那簡直就是災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是是是,我知道。」孫強趕緊點頭,看李勇說的這麼神奇,他心中也信了幾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好了,趕緊回家去練吧,我這還忙著呢。」李勇不耐煩的擺擺手,直接就要趕人。

 

 

    孫強也著急回去,趕緊就跑了出去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這才鎖上診所的門,轉而向出租屋趕去,這麼一耽擱,天色都暗了下來,而診所剛收拾好,什麼東西都沒買呢,自然不能住人。

 

 

    雖然心中不願,但他還是得回出租屋再睡一晚。

 

 

    不過在路上的時候,李勇還去取了錢,他接下來可能好幾天都不會回去,必須得先把房租交了。

 

 

    到了出租屋樓下,李勇隨便買了點吃的,這才爬上了六樓,可當他路過張玉容家門的時候,原本緊閉的房門打開,張玉容從裡面走了出來。

 

 

    因為早上的事情,張玉容心中有火,看到李勇的時候,眼睛直接瞥向一邊,連個招呼也不打,直接就要離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頓時尷尬起來,看張玉容這種態度,他忽然覺得自己住下去也沒啥意思了,乾脆在後面喊道:「張姐,我是來給你房租的,對了,我已經在外面找好了房子,明天就會搬出去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這才回過頭來,雙眼通紅的盯著李勇,怒聲道:「李勇,你什麼意思?」

 

 

    說話的時候,張玉容嫵媚的雙眼就流出了淚水,她很委屈,也很傷心,一直被丈夫冷落,今天傷心之餘,差點和李勇發生關係,可李勇現在這算什麼回事?

 

 

    她越想越生氣,瞪著李勇道:「李勇,你什麼意思?你是怕我纏著你,才著急的想要逃走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天地良心,李勇是有些怕,但卻不是這些啊,他是擔心把控不住自己,所以才想要躲著張玉容。

 

 

    但他卻沒有想到,張玉容會是這種想法。

 

 

    看張玉容那一臉的淚水,李勇沒來由心中一痛,人家已經夠可憐了,咱還要去雪上加霜,簡直太不是人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他心中愧疚,著急的解釋道:「張姐,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是在外面開了診所,那邊我得照應著,所以才要搬出去的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你在外面開了診所?呵……」張玉容輕笑一聲,滿臉的自嘲,接著不耐煩的擺擺手,無力的道:「算了,你愛怎樣就怎樣吧,房租這會給我就行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也不怪張玉容不相信,昨天李勇還為了八百塊發愁呢,今天就能開起診所,任誰也不會相信。

 

 

    畢竟中海市的房價不低,隨便租個店面,也得好幾萬呢,他一個窮**絲哪租的起啊?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頓時著急起來,他是想搬出去,但卻不想被張玉容誤會,趕緊解釋道:「張姐,我是說真的,診所就在工廠區,不信你可以跟我過去看啊。」

 

 

    他這一著急,也顧不得那麼多,直接就去拉張玉容的手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夠了。」張玉容猛地甩開他,怒喝道:「李勇,有意思嗎?我張玉容就算再賤,也不會腆著臉去貼你的冷屁股,你滾,現在就給我滾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說著話,張玉容推著李勇就往樓下走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是真的想要解釋,他就算搬出去,也不想失去張玉容這個朋友,或許是**絲的心理作怪吧,畢竟張玉容也挺漂亮的。

 

 

    不過看張玉容這個樣子,他也沒法解釋,乾脆掏出一沓紅艷艷的鈔票,順手放在窗台上,認真的道:「張姐,我改天再和你解釋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此刻正在氣頭上呢,抓起一沓錢,直接就丟了過來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嚇了一跳,他不敢停留,趕緊轉身逃走。

 

 

    等他走遠了,張玉容眼角再次流出了淚水,滿心的苦楚,她流著淚撿起鈔票,乾脆走進了家門。

 

 

    其實她也明白,這事不怪李勇,畢竟她是個有夫之婦,李勇不敢碰她也在情理之中,可她心裡憋著氣,又沒人可以發火,就把氣都撒在了李勇身上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一直跑到樓下,仰面看看摟上,滿臉的無奈,看來今晚出租屋是別想回去了,不過他還得找地方去住,李勇想想就煩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趁此刻時間還早,他乾脆不想那些事兒了,轉而向酒吧一條街走去。

 

 

    這裡是李勇最喜歡的地方,坐在吧台的旁邊,欣賞著舞池中盡情扭動身體的美女,那也是一種享受,如果運氣足夠好的話,說不定還能勾搭個美女,一起去做羞羞的事情。

 

 

    不過他以前窮,就算心中想,但幾個月才能來一次,現在他有了錢,正好可以好好享受一番,也讓自己輕鬆下來。

 

 

    他輕車熟路的,不到一刻鐘,就來到了酒吧外面,可是他正準備進去呢,就從旁邊跳出一個身影,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,興奮的道:「李勇,沒想到你也來這裡玩啊,真有品味。」

 

 

    聽到那古靈精怪的話語,再加上熟悉的聲音,李勇不用看就知道是誰。

 

 

    他回過頭去,正好看到韓菲滿臉興奮的站在他身邊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不過此刻的韓菲,一改白天清純靚麗的打扮,穿著一條黑色的皮短褲,兩條白嫩修長的美腿,完全暴露在外面,上身只在胸前有一件黑色的罩子,差不多隻遮住了敏感的兩個點。

 

 

    那平坦嫩滑的小腹,還有山峰上大片的風景完全暴露出來。

 

 

    不得不說,漂亮的女人,無論穿什麼都是美的,尤其是韓菲這樣的美女,如此一身打扮,不僅沒有拉低她的顏值,反倒讓她多了幾分野性和魅惑。

 

 

    被李勇一直盯著,韓菲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得意,興奮的道:「別發愣了,走,我們進去吧。」

 

繼續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