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透視眼醫病 04 你有病啊

  被人拆穿了心思,韓璐不禁有些尷尬,她打的還真就是這個主意,畢竟婦科藥物,也有很大的市場。

 

 

    不過這隻持續了一瞬,她就沒好氣的道:「行了,我都給你算上還不行嘛?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這才滿意的點頭,雖然在美女面前提錢,有些破壞氣氛,但一碼歸一碼,咱總不能讓自己吃虧吧。

 

 

    韓璐直接就去打電話了,不過在轉身的時候,她還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「小氣鬼」。

 

 

    不得不說,韓璐的辦事效率很高,打完電話不到半小時,就有律師送來合同,兩人爽快的簽了字。

 

 

    韓璐這才鬆了一口氣,笑著說:「原來你叫李勇啊,名字倒是不錯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她還有一句話沒說,那就是人有點小氣了。

 

 

    「你的名字也很好聽。」李勇真心的讚美,韓璐的名字就像她的美貌一般,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那當然。」韓璐得意的笑著,接著伸出手來,略帶惱怒的說道:「把你卡號給我,我先付你這次的診金,至於剩下的,等確定藥方有效再給你。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也沒有拘泥,掏出銀行卡就遞了過去。

 

 

    他這銀行卡開了簡訊通知,很快就有簡訊發了過來,看著上面一大串的零,李勇感覺像是做夢一般。

 

 

    昨天他還在為八百塊的房租發愁,而今天卻直接有了兩百萬,真是人生如夢啊。

 

 

    搞定了事情,韓璐就急著壓榨李勇的勞動力,著急的催促道:「你現在就開始寫吧,正好我讓律師帶去試驗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額,要不要這麼急啊?」李勇不滿的嘟囔一聲,不過他手上卻沒閑著,迅速寫下了兩個方子。

 

 

    開玩笑,有賺錢的機會,傻子才不樂意呢。

 

 

    把藥方遞給韓璐,李勇這才說道:「就先這麼多吧,先試驗看看效果,我就先回去了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韓璐也沒想一次壓榨太多,小心的把藥方遞給律師,笑著道:「我送你。」

 

 

    這可是難有的待遇,韓璐親自相送,估計在整個中海市,也沒幾人有這種資格。

 

 

    但李勇卻沒有太過激動,用他的話來說,咱現在可是財神爺,有著待遇是應該的。

 

 

    兩人走出別墅,韓璐這才想起,李勇還沒有車,而別墅區住戶都有車,所以周圍很少有計程車,她乾脆好人做到底。「我送你回去吧。」

 

 

    她說話就去開車,可就在這時,一輛豪華跑車開進了別墅,車子停下,一個青年走了下來。

 

 

    他穿著灰色的休閑裝,一頭飄逸的短髮,再加上那俊逸的面容,往跑車旁邊一站,活脫一個車模。

 

 

    可等他看到李勇的時候,目光頓時變得不善,沉聲道:「小璐,他是誰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孫強,你有病啊?他是誰我有必要給你說嗎?」韓璐嫌棄的撇撇嘴,轉身去發動車子,對著李勇招呼道:「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也不怪韓璐生氣,孫強也住在別墅區,但卻是出了名的紈絝,整天不務正業,就知道勾搭女人,最近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,整天來煩她。

 

 

    韓璐向來高傲,怎麼會看上這種人?幾次被騷擾之後,她也是煩了,乾脆撕破了臉皮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不知道孫強的身份,也懶得介入兩人之間的矛盾,直接就向韓璐的車走去。

 

 

    這可把孫強氣壞了,他一向自傲,再加上手裡有錢,何曾被人這般對待,尤其還是當著一個窮**絲的面。

 

 

    他心中惱怒,但卻不敢對韓璐撒火,轉而來到李勇面前,怒聲道:「小子,我不管你是什麼人,立馬從我眼前消失,不然我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韓璐,你那保鏢怎麼這麼不負責啊?把野狗都放了進來,萬一咬到我怎麼辦?」李勇沒有理睬孫強,轉而對韓璐抱怨著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說話的時候,他還故意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,放佛真有野狗追他似的。

 

 

    這就是李勇,從不惹事,但也絕不怕事。

 

 

    而一旁的韓璐,不禁咯咯笑了起來,她忽然覺得罵人也是一種藝術,像李勇這樣,都不帶一個髒字的,但卻讓人聽著解氣。

 

 

    「王八蛋,你他媽找死。」孫強頓時火冒三丈,揮舞著拳頭就打了過來。

 

 

    在他看來,李勇不過是個窮**絲,膽小怕事是這類人的天性,只要他揮動拳頭,下一刻李勇就會跪地求饒。

 

 

    他這自以為是的想法,確實讓他裝了很多次逼,不過這次他卻想錯了,他剛揚起拳頭,李勇就先他一步出手了,猛地一腳踹在孫強肚子上。

 

 

    可憐孫強壓根就沒想到李勇會出手,猝不及防之下,被踹個正著,直接就趴在了地上。

 

 

    孫強一時間有些懵了,艱難的爬起來,惱怒的喝道:「王八蛋,你他媽敢打我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他說著話就再次出手,可他拳頭剛到李勇面前,李勇就著急的喊道:「等等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怎麼?你怕了?」孫強得意的輕哼一聲,譏笑道:「想要我饒過你也可以,你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,再叫我三聲爺爺,咱這事就算了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唉,真是病的不輕。」李勇無奈的搖頭,接著道:「我是想說,你經常找不幹凈的女人,現在下面已經感染病毒,不出三天就會發作,如不趕緊醫治,到時候可就廢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小子,你他媽說什麼呢?」孫強再次暴怒,這小子不是在咒自己嗎?

 

 

    「說什麼你自己清楚,不信你回家自己看看,你下面是不是有些黑點?」李勇輕鬆的說著,直接就上了韓璐的車,催促道:「我們走吧。」

 

 

    韓璐早就不想看到孫強了,直接發動了車子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喂……」孫強在後面不甘的喊著,可他忽然想起了什麼,著急的鑽進跑車,趕緊離開了這裡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韓璐開車出了別墅區,這才好笑的道:「你這人真是太壞了,看把孫強氣成什麼樣子了。」

 

 

    話雖這麼說,但從她臉上的笑容就可以看出來,她聽的還是很解氣的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頓時有些無奈,咱這能叫壞嗎?是聰明好不?

 

 

    韓璐也不在這事上多說,轉而好奇的問道:「對了,你說的那些是不是真的啊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當然是真的,你就等著看吧,不出三天,那孫子得跪著來求我。」李勇得意的笑道。

 

 

    下面那玩意可是男人的命,沒人甘心廢了,孫強到時候肯定得來求他。

 

 

    「吹牛。」韓璐不屑的撇撇嘴,可她內心卻選擇了相信,以李勇那神奇的醫術,似乎並不難看出這些。

 

 

    兩人輕鬆的聊著,很快就到了貧民區,李勇這才不舍的下車,簡單的和韓璐告別,轉身往出租屋走去。

 

 

    他現在有了錢,直接就想去找張玉容,讓那娘們也看看,咱是有錢人,別為了八百塊錢,搞的跟催命似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可是他剛來到六樓,就聽張玉容惱怒的罵道:「混蛋,你幾個月不著家門,剛回來就給我找茬,要想離婚你趁早說,老娘可不稀罕你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張玉容,你別過分了?」緊接著是個男子不耐煩的聲音。

 

 

    「老娘還就過分了,你要看不下去就滾啊。」聽的出來,張玉容確實很生氣。

 

 

    想想也是,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,但卻整天獨守空房,這要是沒男人還好說,可她明明有男人呢,任誰也會有怨氣。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的老公名叫黃鑫,他被氣的直接摔門而去,路過李勇身邊的時候,還不滿的冷哼一聲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頓時惱了,你對老子哼個毛線,老子又沒招你。

 

 

    他也只是想想罷了,並沒爆發出來,一個無關痛癢的冷哼,他也沒必要小題大做。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剛吵過架,李勇也沒了顯擺的心思,直接就要回去,可路過張玉容門口的時候,卻聽裡面傳出嚶嚶的哭聲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李勇不禁有些心疼,想想張玉容也挺不容易的,嫁了那麼個男人,這輩子都算是毀了。

 

 

    他心裡想著,小心的推開門,關切的問道:「張姐,你沒事吧?」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也沒想到李勇會這個時候回來,她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出糗,趕緊擦乾眼淚,強笑著道:「小勇啊,我沒事,你找我有事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當然有啊,我看你房門開著,擔心有人進來劫色,所以就來看看。」李勇不想提剛才的事情,嬉皮笑臉的道。

 

 

    不得不說,他確實長了一張巧嘴,逗起人來都是花樣百出。

 

 

    張玉容正傷心呢,可卻被他逗得笑了出來,沒好氣的道:「我看你就像是來劫色的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那我可就不客氣了。」李勇壞笑一聲,竟然直接就朝張玉容撲了過去,嚇得張玉容趕緊躲開。

 

 

    被他這麼一鬧,氣氛頓時緩和起來,張玉容也不再傷心,轉而嬌憨的道:「小子,明天是你的最後期限,要是還交不上房租,我可就趕人了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切,多大點事兒啊,不就是八百塊錢嗎?我這就交。」李勇輕鬆的笑著,直接掏出銀行卡,得意的道:「刷卡吧。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我刷你的頭啊。」張玉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她這又不是超市,怎麼會配poss機。

 

 

    「看吧,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。」李勇笑著把卡收了起來,他這就是故意逗張玉容呢,不過這房租確實也該交了。

 

 

    而且他現在有了錢,不僅能開診所,也能找個大點的房子,沒必要繼續住在這裡,可想到要走,他卻忽然有些捨不得,其實每天和張玉容開開玩笑也挺好的。

 

 

    看他像是有心思,張玉容不禁好奇的問道:「小子,想啥呢?」

 

 

    李勇這才收回心思,笑呵呵的道:「我在想怎麼才能把你給推倒?」

 

 

    「滾犢子。」張玉容滿臉羞惱,抓起旁邊的抱枕就丟了過來。

 

 

    李勇趕緊接住,裝著委屈的道:「張姐,你別這樣,我說真的呢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    「好啊,那你倒是來啊,今兒你要是不把我推倒,你就不是男人。」張玉容也來勁了,斜眼瞪著李勇,不屑的挑釁道。

 

 

    不過說話的時候,她還是忍不住多愁了兩眼李勇,她確實憋得太久了,此刻竟然真的動了心思。

 

 

    為了證明自己是男人,李勇直接撲了上去,將張玉容壓在身下,盯著那誘人的紅唇,滿臉的猴急。

 

繼續。。